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啰嗦一下

其实想讲的有很多,我又是个很多废话的人。 简单来说,我喜欢江澄,不打算就这么离开。


啰嗦的话在下面。


我之前说过想要退圈,其实手里面还在改着那几篇说好的文,想要发出来。前段时间因为三次很忙,现在终于有时间能写文了,心里也很激动。一边是头疼着想怎么写,一边想着能跟发出来大家一起讨论就很开心。而且魔道动画开播了。我还没看动画,不过看到澄哥的截图真是貌美如花,心里真是跃跃欲试想要发文。也没想到会刚好碰上作者融梗的争论。


我没有看过那篇原文,但就调色盘中的文字,对我来说确实是很像同一个江澄了。不但是那些仪态气质还有武器设定上的,还有就是我读到那“江澄”的感受是相似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物!!让我对动物世界AU蠢蠢欲动~

HistoricalPics:

白色长尾山雀,在亚洲欧洲都有,它们就是被上帝派来让人爱怜的。

HistoricalPics:

派勒斯城堡内部,令人惊叹的木雕装饰
- 罗马尼亚,派勒斯城堡,德国新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杰作,欧洲最令人赞叹的城堡建筑之一;
- 始建于1873年,曾作为德国皇室的夏宫。

HistoricalPics:

德国Kromlau,恶魔桥。

Nevermore,nevermore

HistoricalPics:



埃德加·爱伦·坡,《乌鸦》最后一节的手稿。1845年出版。


雪泥鸿爪:

“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他不理睬六便士,却伸手追寻触碰月光。”

HistoricalPics:

“有人说苦难会让人变得高风亮节,其实不然,有时幸福的生活才会让人的情操变得高尚,苦难在大多数情况下只会让人变得心胸狭窄,苦仇深大。” —— 毛姆《月亮与六便士》
- (图)1890年代,17岁的毛姆

我想我大概要出魔道圈了,但我会一直爱江澄的!

说好的几篇我写完会发出来,但是不会打tag了,送给有缘见到的小伙伴们。

很开心能遇到很多好的太太,还有一起讨论的小伙伴们.希望以后也可以交流~很开心遇到你们。你们是我在魔道圈最大的收获.

希望你们每天都可以开心(∩_∩)

坑名

想写一篇羡澄的单相思,以一篇凉了的浅眠作背景。

现在手上的有 一个羡澄段子,一个脑洞奇大没有上下文的有点all澄文,一个欠了很久很久的曦澄搞笑文......还有各种有大纲没时间写的....

三次忙毕业设计忙得想爬,又特别特别想更新(相信我)🙉🙉

快谢顶了。

先立个flag。

大龄熊娃1

作者有毒系列。

想看江澄带孩子?好啊!

反套路小段子,自娱自乐。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短短短一更, 元宵节快乐呀>w<


以上。


--------------------------

江爸江妈结婚纪念浪去了国外,姐姐带着小外甥回婆家。整个家就剩下江澄和魏婴两个大龄留守儿童。


颓废的一天从下午开始。


江澄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醒来,浑身上下像生了锈,头疼得快耳鸣了。他把自己悬在床外的大半个身体挪了回来,坐在被子里放空了好一会儿,不知今夕何夕。


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瞄了一眼,跳了起来。...


这两天想到一个好玩的脑洞,看我能码多少(^し^)当做元宵贺文。

先立个flag在这里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