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

蝉鸣阵阵,烈日炎炎。蓝曦臣此时隐于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的树冠中,静心凝神,呼吸深沉,神思收束,仿若林中一叶。

叶影缝隙之间现出一队紫衣人。

蓝曦臣手持一把弓。这弓长不过小臂,雕工却极为华丽,金光灿灿的黄金弓身上缀满宝石。蓝曦臣莹白的手指搭上弓弦,缓缓蓄力,指间竟凭空凝出一支羽箭来。只见他屏气凝神,箭尖直指队伍最前方的紫色身影。

这边江澄正带着门生们返回云梦。此前江家接到线报,蔚云湖有水怪作祟,骚扰过往船只与岸边百姓。江澄便带人前去除祟,也顺便让新来的门生们练练手。小暑之后天气渐渐炎热,又正值晌午,日头高悬。一行人索性收了剑,下来林中修整歇脚。连日除祟赶路,冒着暑气奔走,此时都有些懈怠,三五人挤在树影中说笑八卦。此行顺利,江澄心情也不错,难得的没给脸色,由着他们玩闹,自己走到另一树下,斜靠着树,背对着这群人闭眼调息。

江澄一身江家校服,紫衣箭袖,银线九瓣莲暗纹,身形挺拔。天热,为行动方便,一头青丝以发带高高束起,扎了个马尾。此时因赶路,发束微微松散,几缕发丝落在鬓边。微风起,紫色衣角与青丝微漾。斑驳日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身上,将样式简洁的紫衣衬托出几分艳丽。

旁人在此大概会赞一句世家第五的好样貌,可蓝曦臣看他如一个立着的木头靶子,手指一松,纤细的箭矢嗖地飞出。


这边有人放暗箭,那边江家人无一察觉。江澄本在凝神休息,突感一股细小气流从背后袭来,快速转身闪避,转过身却什么都没看到。正诧异,江家门生见宗主有异,忙围过来查看。江澄摆手,示意他们不动,自己环顾周围环境,之后飞身掠上蓝曦臣藏身的那棵树。


江澄寻到一处粗壮树杈,枝叶繁密。可立人又可藏身。江澄探身,透过枝叶,能看到他刚刚站立的位置,还有一堆一脸好奇,正抬头张望的门生们。这里确实是个偷窥的好地方。然而,江澄看了一圈却无半点蛛丝马迹,自己身上又没有什么损伤,暗道难道是自己多疑。等江澄下了树,命立刻出发,门生们虽然好奇,但见宗主神色严肃,也不敢多问,赶紧整顿出发。


蓝曦臣一箭射出,立即离开藏身之处。他无意托大,江澄修为不低,警觉性高,他跟了这些日子,今日才找到机会,射出这一箭。幸亏此箭颇为神奇,常人视之不见,不然连他也没把握能“暗算”到江澄,没想到还是引起了江澄的警觉。


蓝曦臣在树冠中待了一阵,看着紫衣人御剑飞远,才长舒了一口气,从树上跃下。


即便是在树上躲了这许久,蓝家家主依然是一派风清月明,片叶不沾身。为行动方便,蓝曦臣也是与江澄一样的打扮,舍了一身宽袍大袖端庄严谨的宗主服饰,穿着普通弟子服。只是这弟子服也穿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抹额也端端正正的束着,发丝半点不乱。 作为一宗之主,名列三尊,做此等尾随窥视之事实在是有失身份。何况他尾随的也不是常人,而是如今修真界炽手可热的江宗主,江晚吟。蓝家家训曰:雅正,家规更是有四千条之多,这几天下来犯了不知道多少条。蓝曦臣唇角微微提起,眉头却蹙起,却是个苦笑。他向着江澄离开的方向郑重一礼,道声“得罪”,这才抽身离开。


评论 ( 18 )
热度 ( 61 )
  1. 江晚吟的紫电电南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