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04

我真的要没脸打tag了,蓝大依旧掉线的一节。今天也许还有一更,一定让蓝大出场!


人物依旧ooc。

老祖羡出场





————————————————————————————




江澄瞬间翻身下床,提起三毒,跃身从窗户翻了出去。动作虽快,罗幔不动,香烟不散。


他刚落地就听见一声音:“哇,江宗主好长进,这都学会翻窗越户了”


江澄拢了拢衣袍,哼了一声道:“不比老祖大半夜的扰人清梦强。躲什么,还不出来。”


一青年从假山后绕出,一袭黑袍,红带束发,腰悬陈情,俊美苍白,吊儿郎当。一手叉腰,一手掂着两块小石子。


“事情都办完了?”江澄收起三毒,抬手设下禁制。


“嗯。都办好了。”


江澄打量他脸色,全身依旧笼罩着森然冷之气,脸上却有了人气,依稀可见原来神采飞扬少年形象。


江澄心里稍感安慰,嘴上却道:“跑出去两个月,什么事能让你花这么大工夫啊?怕不是那乱葬岗山明水秀,把你骨头养懒了吧?”


魏无羡知道他嘴硬,心里却是关心,嘿嘿道:“确实是挺难缠的,不过嘛——倒是挺有趣的,我打算收个徒弟。”


“收徒?你要收徒?”江澄一听就皱眉,问道,“这个时候你收什么徒弟,那个小流氓吗?”


“是啊,那个薛洋脑子不错,就是性子太凶,我要好好调教。”


“那个薛洋几家要保,几家要杀,你偏偏要收他做徒弟,你这时候出这个头,是嫌自己名声还不够大吗? ”


见江澄语气不善,魏无羡皱了皱眉头,道:“我心里有数。”


“你心里有数?你有什么数!当初你为了几个温家人就能跟江家决裂!你还想跟整个修真界对着干吗?!”


江澄越说越急,魏无羡也不耐烦,反驳道:“那放任他不管就行了吗?金光善想保他是要做什么,你想不到吗?到时候你能保证这罪名就不会栽在我头上吗?!”


“......”


江澄一时语塞。魏无羡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可这么做无异于饮鸩止渴,谁又能肯定将来会如何。然而此时江澄也找不到话说服他,憋得额角青筋直冒,恨不得暴起揍他一顿。


两人跟斗鸡一样,相互瞪着。一会都觉得没意思,扭过头不理对方。


大夏天的,晚上蚊虫多,两个人渐渐地都扛不住。


江澄先打破局面:“你见过姐姐了?”


“见了,师姐还为我煮了汤呢。话说我那大外甥,啧啧啧,长得真是好,不愧是师姐生的。”魏无羡顺坡就下,赶紧转移话题,“你抱过没?我就揉了几下,金子轩那脸色,啧,跟我欠了他钱似的。”


“......金凌身上那个是你送的?”


“是啊,做的不错吧。上次他满月宴没机会送,托金子轩带给了小如兰。”


提起上次的事情,江澄又有些不快,细眉蹙起。金凌满月宴当天,金子勋在穷奇道设伏针对魏无羡,辛亏金子轩赶来,这才阻止一场大战。金子勋悻悻而归,魏无羡则带着温宁返回夷陵。


魏无羡一直瞧不上金子轩,可那日奇穷道之事,确实使魏无羡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


“你现在跟金子轩关系倒是挺好的嘛。”


“谁想跟他好!还不是看在师姐和我大外甥面子上。唉,我再烦他又怎样,师姐喜欢嘛。”


“...这话怎么有些耳熟?”


魏无羡笑嘻嘻地过来搭他肩膀,也不理他一脸嫌弃。


“你,你跟那个蓝二,你,你们真的...”想到这段时间外面传闻,江澄一时不知道用什么词,结结巴巴。


“是啊,我们在一起。”魏无羡漫不经心,隐约透出些冷淡,好似此事与他无关。


“那,你们以后...”江澄更觉难以启齿,憋出一句。


“以后?可能在一块,也可能死了,谁知道呢。”魏无羡吹了吹额前落发,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江澄想劝,又不知怎么说好。这类情爱之事他没沾过。魏无羡自从当年从乱葬岗归来,性情大变,阴晴不定,行事越发狠厉,仿佛地狱归来的恶鬼。射日之战中,江澄尚可欺骗自己“这是战争,魏无羡是逼不得已”。可是战事结束,魏无羡也是最没能转换过来的人。 他看着会说会笑,可江澄看得出,魏无羡没法摆脱自己的噩梦,或许是战事,或许是仇恨,又或许是鬼道。魏无羡不谈,他无从下手,只能暗中照看他。


如今,魏无羡“叛逃”,身边不是老弱妇孺,就是凶尸恶灵。江澄一点都不放心。没想到,一向与魏无羡不对付的蓝二公子含光君竟然找上门来,两个人竟就这么暗通款了曲! 消息传来,惊得江澄失手打断一棵两人合围树。魏无羡找他喝酒,江澄对发小“弯”一事又惊又痛,借着酒劲撒泼,追着他打,这才有了门生见到的一幕。


江澄对这件事,按下心里翻滚的惊讶和悚栗,其实还是生出几分隐秘的庆幸:一来魏无羡时时阴晴不定,行事随心所欲,有蓝忘机照拂约束,江澄再暗中配合,自是无虞;二来两人时常结伴而行,夜猎除祟。 这铲邪除恶的事情,名门修士做了就是替天行道,若说夷陵老祖做了就又是嗜血残暴。假以时日,也想藉着含光君的名声涤清魏无羡身上的恶名。再者说,无羡身份特殊,有仙门名士一同站在风口浪尖,自然可以分担一部分外界的觊觎恶意。 两人断袖之事一正一反,两端考量,江澄也不知如何评价了。左不过是魏无羡过得好就行。


当夜二人散去不谈。江澄自去休息,魏无羡去找蓝忘机,明日与他兄长汇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能否打个商量,有关之前提到的梗,我想用更跳脱的方法来个傻白甜一发完。本来就是这么想的,管不住我胡来的手,感觉完结要万字(.......)。不影响这边更新,同一个世界观,可能剧透(?)


说道这个世界观,我写得清楚嘛?不清楚的话我可以写个说明。


谢谢观看,欢迎留言


评论 ( 16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