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05

金鳞台还有一章。两人终于说上话了,还是没说到重点(吐血)


有些文言部分请勿细究,堆砌起来的,经不起琢磨。古文好的朋友们请多多指教。


有关蓝大技能细节,我还没想清楚,有想法的请大声说出来~


憋了几天依旧短小


以下正文




--------------------------------------------------------------------


江晚吟一身宗主正装,锦衣华服,箭袖轻袍,玉带束腰,佩三尺长剑三毒,腰悬银铃,于行走间无声轻晃。身处花海,却无甚留恋之意,见到蓝曦臣一行人,迈步向他们走来。

蓝曦臣款款向前,道:“江宗主。”

“泽芜君。”

二人不免寒暄。江澄对外一向老成持重,此时却有几分焦躁甚至羞恼。他神思不定,似是在躲什么人。

蓝曦臣暗叹,心里知他底细,也不点破,开口相邀:“江宗主,现在时辰尚早,既然风光尚好,可否请江宗主带涣一游?”

江澄作为外人本是不好带着蓝曦臣乱逛,只是此刻他心中尚有余悸,想着正好来个挡箭牌,欣然答应。

眼前这一大片金星雪浪开的如梦如幻,江澄却犹豫不前。蓝曦臣见他踌躇,也不点破,道:“涣对此地不熟,有劳江宗主带路了,请。”说着侧身,让开一旁道路。

江澄心里欣喜,脸上不动声色,道:“客气。”让过泽芜君,先行一步。

见离的金星雪浪花田远了,江澄这才松了口气。

二人并肩于小道漫步。蓝曦臣稍长他几岁,为人温文尔雅,见之如清风拂面,望之如朗月舒怀。江澄虽是个“骄矜自负”的,却也是对蓝曦臣有几分欣赏。

江澄本无意与蓝曦臣闲聊,此时也放下戒备,与他攀谈起来。从前段时间蔚云湖的水祟,到云深不知处新收的小公子们,二人默契地避开了燮州一事。聊天气氛堪称和谐融洽。

江澄与蓝曦臣在姑苏求学时就相识,二人在射日之战中曾并肩作战,同为宗主,平日公务来往也多。却是因着三尊结义,与蓝曦臣没多私交。

如今,结拜大哥和三弟成了对夫夫,亲弟弟又跟着夷陵老祖跑了。其中滋味,同是孤家寡人的江澄对蓝曦臣不由生出一股惺惺相惜之情。

有戏言称“三毒圣手”最毒是嘴毒,此话确实不假。江澄不仅继承了母亲的好容貌,还有一副刀子嘴,言语刻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除了个竹马竹马的,牙尖嘴利的魏无羡,没人招架的住,两人相处时时鸡飞X跳,没一刻消停。

也是因为这个脾气,江澄除了魏无羡就没什么朋友了,与平辈相处一般,多是魏无羡在中间作科打诨,才使得气氛不僵。之后遭遇大变,尸山血海摸爬滚打过来的江澄,一举一动之间更显成熟,眉宇间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张扬。

此时神色轻松的江澄,眉梢扬起,薄唇微勾,与蓝曦臣记忆中那个紫衣轻舟,抬手接一枚枇杷,嘴角悄悄勾起的少年重合在了一起。

蓝曦臣心念一动,每晚在他梦中唏嘘盘桓的又冒了出来:

“修眉长目,紫衣青丝,莲华容姿。身如飞鸿,动若雷霆。岩岩若孤松,卓卓而不群,每思忆及,辗转反侧,吾心戚戚,情难自已……”

“…”

“你发什么呆?”

蓝曦臣回神,见江澄因他走神不悦,刚想解释,一抬头一怔。江澄回头,望向他视线方向,也不由为美色瞩目。

小径到头,见一回廊。廊前种着一株高大的玉兰树,枝头高耸,洁白如玉盏的花朵盛放,色如白云美如仙。

更令人称奇的是,一株紫藤攀援而上,如同紫色瀑布一般,从玉兰树枝头流淌到回廊之上。花枝蔓盘根错节,缠绕蜿蜒。花枝下垂,绿蔓秾阴紫袖低,将廊下遮得昏暗,唯有阳光点点,从缝隙射入,在落了叶子的地上闪烁。

紫藤挂云木,银花玉雪香。玉兰高洁,紫藤绚丽,一如树下无言并立的二人。



tbc

-------------------------------------------------------------

白玉兰花语: 青春永驻,忠贞不渝

紫藤花语: 为情而生, 为爱而死

写舅舅写得我好开心~舅舅最好啦。


(我记得有一辆曦澄文也是用了紫藤花,希望没有撞梗,有问题请指出)


评论 ( 7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