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06

贯彻一贯短小的传统


蓝大讲故事

听壁脚的两位宗主

舅妈团

------------------------------------------------------------------------



06

 

紫藤花瓣随风簌簌落下。一瓣柔软的紫从眼前盈盈飘落,江澄抬手将那一点紫色接在指尖。

 

 

蓝曦臣站在他身侧,注视着他。鼻梁挺拔,长眉入鬓,侧脸精致的有些女气,只是本人气质凌厉摄人,不甚可亲。此刻眼眸低垂,望着指尖落花,薄唇勾起,神色柔和,竟是让人看出几分艳色。花瓣娇嫩,指尖莹白,圆润的指甲连着修长指骨,让人移不开目。

 

“江宗主可知紫藤的传说?”

 

江澄抬起头来,正对上蓝曦臣温柔专注的目光。头皮发麻,不寒而栗。梗着声道:“...怎么说?”

 

"传说有一女子,向月老求情缘,月老许她一有缘人。姑娘之后果真是见到这人,还为他搭救,以身相许,成了这段姻缘。可惜婚事造女方家人反对,两人最后跳崖殉情。在殉情之处生出一棵树和一株藤,藤蔓缠绕树而生,难舍难分。这便是紫藤的由来。”端正的抹额之下,温润漆黑的眸子盛着日光 ,"为情生,为爱死。我辈亦如是。"

 

“......”

 

“今日大哥三弟大喜,涣一时感念,若是失言,还请江宗主见谅。”蓝曦臣拱手告罪。

 

江澄自然不会怪罪,心道:“好端端的说这种话,蓝曦臣这次怕是受了刺激。”又想到自己知道魏婴跟蓝湛在一起时的惊痛,有如雷劈,忽然就理解了蓝曦臣,看向蓝曦臣的眼神都带了几分理解和关切。

 

“......”

 

突然,一阵说笑声传来。

 

两人都是五感灵敏的人,同时察觉。还没等蓝曦臣反应,袖子就被扯了,只见江澄黑着脸:“别出声。”

 

两人退到紫藤花秾阴之下,隐去身形。 一会儿,花门处转进来几位女子。

 

几名少女皆是妙龄,身材窈窕,姿色动人。今日喜宴更是着意打扮过,鬓上簪花,人比花娇。嬉嬉闹闹,如枝头的黄鹂鸟儿们一般。看来是各个家族前来参加大典的女眷们。

 

“你确实看见江宗主往这边走了吗?”为首的女子问同伴, 声音清脆。那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 紫烟罗裙,额间绘着石竹花花钿,花瓣舒展,颜色艳丽,栩栩如生,更衬托得她眉眼俏丽灵动。

 

“好像是...”被问道的女子迟疑道。她们明明见到江澄在金星雪浪花田中漫步,可还没等靠近人就不见了。她们一路跟来,走了快半柱香,连人影都没瞧见。

 

“子璃姐姐莫急,从万华园过来只有这一条路,我就不信找不着江宗主。”

“该不会回大殿上了吧?”

“不是吧,庆典开始还早呢......”

蓝曦臣微微侧首,看向身旁。江澄的脸笼在阴影下,看不见神色.

 

今天一早,江澄就被人领着去了花田赏花。江澄一向不爱这种风雅之事,在花田里面随便转了转就碰上了这群仙子。

 

江澄平时身边总跟着个撩天撩地撩空气的魏无羡,跟小姑娘打交道的事,哪里需要他来。现在一见就是一群,简直头大。他疲于应对,于是就这么非常不体面的落荒而逃,一头扎进金星雪浪中,利用自己矫健步法,晃过了这群仙子。没想到,这刚现身就遇见了蓝曦臣一行,前狼后虎,结果又被堵在这里跟另一家的宗主一起听起了自己的壁角。他江澄从没吃过这种哑巴亏, 现在是又羞又恼,恨不得拿鞭子抽人,可是仙子不能打 ,蓝曦臣也不能动手,快憋炸了。

 

被称为子璃的女子拧了眉头,抬头看天,“回去罢,时辰也不早了。”

“那…江宗主呢?”

“.......”

“子璃姐姐不必难过,姐姐与江宗主有缘,以后自然是能再见的。”

"我知道," 子璃仙子微微一笑,眉间花钿展开,更显她十分艳色,“等庆典结束,我去找他。”

 

终于等众人消失,两人才从花影下走出。 江澄只道时辰不早要去观礼,丢下蓝宗主,甩着袖子风风火火地走了。

 

看着离去的紫色身影,蓝曦臣从雪白宽袖中伸出左手,骨节分明的手中,那把华丽的小弓凝出实形。蓝曦臣端详着,心想:“看来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了。”

 -----------------------------------------

我澄: 太帅万人爱, 太帅很无奈。



评论 ( 12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