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07

紧接上文


蓝大视角解释来龙去脉,

舅舅掉线以及黑历史?


有点啰嗦

欢迎吐槽




以下正文


--------------------------------------------------------------------------

赤锋尊与敛芳尊的合籍大典十分顺利,宾主尽欢,兰陵清河两地的流水宴办了十天十夜,引来多方前来观礼。江澄在第一日典礼结束就携门生离开了,说是有事务处理。江宗主前来已经是给足了面子,金光善也不多留,亲送江宗主一行离开,不谈。蓝曦臣则是在兰陵待了三天,直到宴请各位仙首的主席散场。

蓝氏一行选择乘舟顺流而下,不日便可回到姑苏境内。

一轮皎洁明月当空,夹杂着湿气的江风阵阵吹来,在这夏夜极为舒适。画舫上有灵力护持,自己在江面稳稳滑行,并不颠簸。已有些弟子打起瞌睡来,或是三两在一起说话。人语声经清风漾开,在溶溶月色中散开,如情人轻声细语。

蓝曦臣站在船头,雪白衣摆随风散开,月色雕琢的容貌,仿若九天谪仙。借着渔火月色,蓝曦臣看着手心的弓,陷入沉思。

此弓威力巨大,可改姻缘。若是运用得宜可算是逆天改命。一介凡人却能窥测天命,究竟是福是祸?

以往,他自问自己行为处事恪守门规,遵从本心,不愧天地家门。从得到此弓那日起,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可凡事有因有果,命运纠葛缠绕,自己这般将其打断重连,种下的因,结出的果究竟会是怎样。自己这般到底是顺应天命还是在逆天改命?若是铸成大错, 忘机和魏婴,大哥和三弟,他们又该如何?

如此种种,思绪有如乱麻,终究是无解。

至于江宗主…

这灵弓好像格外偏爱江澄,一直指引他向江澄去。自己跟踪江家人已有月余,期间“暗算”江澄的次数也不少。长此以往,引起江澄警惕,事情就没这么简单。

若是不去……

蓝曦臣苦笑。这些时日,无论是打坐还是休息,自己脑海中总是会出现对江宗主的钦慕之词,声音或是凄切,或是哀婉,或是惆怅,无一刻安息,避无可避,只好一日三奏清心音,安定神思,以防走火入魔。无法,只好顺应指引,去寻江澄,将那爱慕之情凝成的箭矢射向江澄,才得换一时安宁。这弓箭别人看不见,蓝曦臣却能。眼见江澄日日背着一身的情箭,像箭球一样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其中多半还是他的手笔,蓝曦臣是眼疼头也疼,还有点心疼。

 

因此,蓝曦臣对江宗主心中充满愧疚

 

想要结束这种艰难的处境也有办法。只要为中箭之人找到意中人便可破除,譬如大哥与三弟,忘机与魏婴。

可碰上江宗主就不好解决了。对于忘机和大哥自己还可旁敲侧击,暗中撮合。这招对江澄就不见效了。

 

坊间传言,江晚吟其人,修为上品,容貌上上品。家世清白,年少有为,举手投足,恣意潇洒。好一翩翩少年郎,女子梦中情人,如意佳婿。倾慕的仙子众多,可是江家主母之位依旧是空缺。

说这江澄什么好,却偏偏在这谈情说爱上少长了那么一根筋。

 

据知情人分析,可能正是应了“此消彼长”,江澄发小魏老祖自小是个(自诩)风流多情的。江澄见惯了他一面跟小姑娘胡天海地,把人家逗得直笑,一面对着他挤眉弄眼的模样,对此很不屑。

是以,江澄摈弃了卖弄风骚的做法,以强势的直男作风,成功的吓跑了一批又一批的追求者。

 

其中最著名的事件,当属九铭仙子。九铭仙子成名甚早,兵器名为“九变”, 鞭法神出鬼没。容貌清冷高华,年纪长江澄几岁,仰慕者众多。去年,在清河聂家举办的夜猎中,两人曾合力斩杀一头妖兽,一时传为佳谈。

就当外人猜测江家主母之位已定时,又传来两人约战的消息。江澄弃剑用鞭,以“紫电”力克“九变”,大败九铭,甚至还将被紫电炸成几节的九变奉还九铭仙子。二人就此翻脸,江湖不见。

吃瓜群众看了好大一场戏,又编排起二人相爱相杀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气的江澄又是抽人。

 

前几日,江澄带人去蔚云湖除祟,救下一位渔家女。当晚,女子那爱慕之音就传进了蓝曦臣的梦中。逼不得已,他只好连夜追寻江澄踪迹,终于将这爱意以箭送去,才告一段落。

 

不知是天意如此,还是灵弓指引,他又遇见江澄被一群仙子追着。本是旁敲侧击,可江澄似乎并未理解。看他的态度,真不知自己这个任务何时才能完成。

 

蓝曦臣抬手扶额,指尖触到额头的云纹抹额。细腻的触感使人平静下来。蓝曦臣下定决心。回首向随侍弟子道:“你们先回去,我要去一趟广陵。叔父那边我去解释。”

---------------------------------------------------------------------


马上进入主线?

老祖羡下一章上线

评论 ( 7 )
热度 ( 27 )
  1. 狂歌需纵酒南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