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08

唉,台风断网,开热点发一波。


前几章流水账磨叽了好久,说好的画风突变呢


夷陵扛把子出场,活在台词里的澄澄


广陵线开始


-----------------------------------------------------------------------

 广陵山脉占地极广,树木参天绵延数顷,遮天蔽日。山势不算陡峭,有草药分布,森林周围还有零星村庄,村民们靠山吃山,打猎种地, 采药卖钱为生。

近日来,附近的几个村庄连着出了几桩怪事。先是有两名樵夫进山砍柴,多日不见踪迹,村民们进山搜索,终于发现二人。两人浑浑噩噩地缩在山涧一处山洞中,见人举着火把疯狂躲避逃窜,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逼急了还咬人。无奈之下只好将人绑了起来带下山,找郎中医治。郎中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村民只好把两个人关起来。没想到,一天夜里,两个人挣脱绳索竟是逃回了山里。

又后来,外面来的几个的药农进山后失踪,外面的人也派过人来找,无奈林子太大,人手不足,搜索十多天一无所获,只好先撤了出来。尽管怪事频发,其他村民还是要谋生,于是结伴上山。可还是出了事,数人上山却只有一人逃回来。逃回来的人却说不清那妖怪的模样,只说有东西跟了他们一路,晚上他们围成一团,不知不觉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周围就剩自己一个人了,他想起之前的事情吓得不轻,没敢再找,跌跌撞撞地跑回村里报信。

一时间人心惶惶,都说这山上有妖怪吃人噬魂, 无人再敢上山。

靴子踩在落叶上沙沙作响,腰间挂着漆黑的笛子,鲜红的穗子随着走动一甩一甩。黑衣男子一手托着一个罗盘,寻着指引走在这片据说闹妖的林子里。他时而停下来用手摸一摸灌木的叶子,时而查看附着苔藓的树干。

他蹲下查看一下地上的痕迹。这里被清开一处空地,地上有焚烧痕迹,还有几块焦木,看来这就是那批人过夜的地方。附近有新鲜杂乱的脚印,看来在他之前已经有人发现这里了。忽然,黑衣人猛地跳起,身形矫健地空中折身,疾步后退,右手翻出笛子横在身前作防御状。

“出来!”

 一白衣人从树后绕出,白衣翩翩,佩剑负琴,额上配一指宽云纹抹额。

黑衣男子还未等他走近就放松了下来,抓抓头道:“不是叫你先回夷陵吗?这里有我,你回去罢。”

蓝湛与蓝曦臣形容相仿,可气质大相径庭,一如美玉,一如冰山。一路从乱草丛生的树丛里走过,头发丝毫不乱,衣裳雪白不染片尘。

“一起。”

“...我也不是要赶你,这不是江澄见了你又要生气嘛...”

蓝湛看着魏婴,眉眼深邃,琉璃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魏婴觉得在这三伏天掉进了寒窟。

“行吧行吧,你愿意来就来吧。”魏婴无奈用笛子搔搔头,红色发带被越扯越低。

“好。”

“事情你都知道了吧,我就不多说了。”魏婴立即转向正题,“这里应该就是那批村民最后过夜的地方。这里没有激战的痕迹,那个跑回来的人也没受什么伤,看来不是正面来的。能在睡梦中同时制服五个人,不留痕迹,看起来像是有灵智的,不像死物。”

“食魂兽?”

“就算是成了精的食魂兽,江澄也能轻松拿下,不至于这么多天没有半点消息。”说道这里,魏婴神情严肃起来,“我一路上拘了几个游魂,竟然没一个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风邪盘也没动静。”

听到魏婴使用鬼道,蓝湛脸色微变。魏婴当作没看到接着说下去:“目前为止信息量太少,受袭击的人不是失踪就是自己跑了,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又什么都说不清。以江澄的能力,他们应该早就找到这里。可他们又不在这儿,想必是找到了什么线索,追踪去了。”

魏婴皱眉看了看周围,“这里太大,我们分头找吧。”说着从乾坤袋里掏出几张符纸,“找到线索就通知对方。”

蓝湛接了过来,神色犹豫,“......好。你小心。”

魏婴收好东西,扎进了左边的林子里, 挥了挥手。蓝湛拿着符,看着黑色的背影消失在密林中,转身离去。

 

二人兵分两路,在密林中搜索。魏婴出身江氏,自然深谙江家追踪之术,靠着经验和对江澄的了解一路追踪。神行如风,脚不落地,一路掠过繁茂的灌木丛和蜿蜒盘生的藤蔓,一直搜索到了林子的边缘。

 

没等魏婴适应光线变化,手中的灵符忽然发烫,冒出绿光来。

 

他持的是燃灵符,遇灵气及燃。此时燃灵符只亮而不燃,想必是感受到了施法后残余的灵气。林子的尽头,树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开阔草地。阳光灿烂,草地中心堆着几块白色长石,好像是什么建筑的遗骸,如今尘归尘,土归土,只留下几块碎石,缝隙中开着不知名的小花。并无人迹。

 

果不其然,在东南角,一棵树的树干靠近地面的位置树皮被扒开,刻着一个符文。这符文像睁开的一只独眼,一颗桃木钉从眼镜正中钉进树干,莫名诡异。 魏婴向西走八步,翻开草丛,一个同样的符文刻在木片上,浅浅埋在土里。如此类推,魏婴共找出了三十六枚符文。这正是江家的“地缚术”。这阵强大,可借地中灵脉运作,凡是进入此阵的生物都会受到牵制,最开始树干上的符文正是阵眼。

 

魏婴一向不爱用这类阵法,嫌麻烦。需修为平齐的十二人相互配合,设阵,守阵,再行诛杀。他向来都是一剑独挑,直捣死穴,这样又利落又能耍帅,江澄总骂他找死。这样的基本功江澄作为继承人比他学的多。不过,莲花坞被毁以后,人才凋敝,故人死的死,伤的伤。新的这批门生是江澄一手带上来的,资历尚浅,阵法有些瑕疵也正常,不过困住一般妖兽不在话下,何况还有江澄压阵。

 

此阵设置完毕,却没有触发,也没有激战痕迹。似乎是一行人设好阵就离开了。

 

“不对。”魏婴喃喃道。

 

忽然,他身后的林子里传出一阵骚动,灌木丛中拨开一道绿波,有什么活物正向他袭来。

 

------------------------------------------------


下一章放小剧场

我酝酿已久的满满恶意233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