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修真界奇妙物语09

小剧场来啦!


又名:我师弟不可能是条狗


写老祖羡怕狗真....爽





---------------------------------------------------


09

 

 

来者速度极快,绿波一路行到灌木边缘。魏婴凝神,横举陈情放到嘴边,蓄势待发。

 

灌木丛一抖,冲出一头黑背猛犬,鬃毛猎猎,四爪凌空,划过一道优美曲线。

 

......

 

一阵战栗从脚心钻到头皮,魏婴一个哆嗦,腿快过脑子,带起他就跑。 边跑还边爆出一连串惨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狗穷追不舍,紧跟他脚后跟,狂吠: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一棵大树拦住去路,魏婴速度不减,踩着树干就上了树,一拧腰,几个起跃间,骑在了最粗最高的一根树杈上,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看就是老手。

 

黑狗刹住脚步,在树下想往上扑,吓得魏婴急忙把腰带衣摆系起来,头发收好塞进领口。黑狗见扑不到,绕着树转来转去,对着树上的人狂叫。

 

刚刚一系列动作都是条件反射,脑中一片空白。缩在树上的魏婴,渐渐缓过神儿来,他发现自己一直在叫江澄。

 

以往都是江澄帮自己挡狗的。此刻他生死不明,自己被狗堵在这树上,狼狈不堪。

 

明明最喜欢狗,明明嘴上最能嫌弃人,却明明最是嘴硬心软的。

 

“岂有此理啊,岂有此理啊,江澄。”

 

魏婴喃喃道。汗水顺着额发淌下来,刺痛了他的眼睛。狗还在树下跳来跳去,叫得厉害。他狠狠抹上一把,搓搓脸,从乾坤袋里掏出传声符,夹在指间正要一抖——

 

“叮叮——”

 

魏婴一惊,这声音对他来说再熟悉不过,这是江家的银铃!

 

 

 

江家银铃江家子弟人手都有,清心凝神,助于修为。

 

魏婴急忙看向树下的黑狗。黑狗见魏婴看下来,停下了吠叫,坐了下来,抬头向着他。

 

恐惧之心一时被压倒, 魏婴这才看到狗嘴里叼着一个紫色的穗子,尾端的银铃微微颤动。

 

他一眼认出是江澄的。他的穗子和自己的一模一样,是师姐亲手打的。江澄银铃从不离身,此时却出现在这里——难道他真的出事了!?

 

黑狗好像通晓人性,见魏婴脸色苍白一动不动,歪了歪脑袋,“汪!”

 

魏婴猛地一抖,往后缩了缩。

 

这狗带着这铃铛出现在这里似乎不是偶然:江澄他们来过这里,在这里设伏,消失,此时有灵犬携江家信物找到他,难道是在求援?

 

“江澄啊江澄,你找只狗来给我报信吗?”魏婴苦笑,“你就不怕我不管了吗?”

 

念起江澄的名字似乎能帮他找回一点勇气,没想到他一说话,树下的狗又疯狂的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不要叫啊!!!”魏婴手一抖,传声符燃起,他大喊,“蓝湛!!蓝湛!在不在!?救命啊!!有狗!!”

 

黑狗好像知道吓到了魏婴,低头吐出了嘴里的银铃,往后退了几步。蹲坐着不叫不动。

 

神了,这狗成精了吧。

 

难不成………

 

魏婴脑中高速旋转,听到的,见到的事情汇成一条线:

 

怕火,攻击人,食生肉……. 这些行为异常的人,不像中邪更像是兽类;不是噬而是换魂。江澄用上地缚术,恐怕也有察觉。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中了招。

 

难道!!

 

电光石火之间,魏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江澄?”

 

他朝下面轻轻叫了声。

 

“汪!”

 

“.……”

 

魏婴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犹自挣扎,

 

“江,江澄,江师弟,江宗主,真,真的是你吗?是就叫一声……”

 

“……..汪?”

 

我现在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回去还来得及吗?

 

 

魏婴哆哆嗦嗦爬下树,一步一步挪过去,嘴里还念叨着:

 

“江澄,你我兄弟一场,我,我不会丢下你不管——啊啊啊啊啊!!你别靠太近啊!转,转过去!”

 

黑狗龇了龇牙。

 

魏婴一哆嗦快跪下去了。

 

“蓝湛!蓝湛!你来得正­­——不不不不,你别赶他,那是江澄!”

 

“.…….”

 

“汪汪汪!!!”

 

两人一狗对峙。

 

魏婴跟蓝湛说了自己的想法,又把银铃拿给他看,“这种事情我是真没见过,要不你用问灵试试?”

 

“.……可一试。”弹奏几个音符。

 

黑狗抬起后爪搔头。

 

“.…………”

“.…………”

 

魏婴管不住这张嘴, 揣着蓝湛借的胆儿,调戏道:

 

“你说你变什么不好,怎么就做了狗了,啧啧啧,这人品。”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过来!!!江澄!好师弟!好师弟!留我一条狗命罢!我才好救你啊!”

魏婴直往后躲,又上了树。

 

“.………”

 

“魏无羡!大白天你鬼叫什么啊!想死啊!”

 

两人一狗皆是一愣。这说话的语气内容都太像江澄了,可是听着声儿却是女的。

 

红衣女子大刀阔斧,朝这边走来。端的是个美人,眉间绘艳丽石竹花钿,姿色动人,却是一张臭脸,眉梢挑起,皱着鼻头,活脱脱一个女江澄。魏婴竟然还认识她。

 

她身后跟了个男子,白衣出尘,与蓝湛相对如同镜像,神色可亲,正是蓝湛的亲哥,蓝曦臣。

 

蓝曦臣的怀里打横抱着一人,正是江澄!

 

见到二人,蓝曦臣微笑,“魏公子,忘机,我们又见面了。”




tbc

---------------------------------------------------


我怎么舍得澄澄变成狗?


师弟变师妹不是更好?




评论 ( 19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