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折柳

突然想起《兰因璧月》里面宁朗和兰七的初遇,宁朗在岸上看到兰七乘舟而过,只一个侧影惊为天人,心生钦慕之意。可惜当时宁朗没能开口相问,后来江湖再起波澜,世事无常,二人虽相交却无缘。宁朗爱兰七一生,惟愿她平安喜乐,即使与他人相伴。自己一生守着一个人的爱情。宁朗不怨不艾,初入江湖便是一副赤子之心,历经艰辛屈辱,归来仍是少年模样。就像是没有被黄蓉爱上的郭靖吧。

 

就是突然想到这个场景。把相遇改成离别。漫长的十三年离别后,两个人都是满面风尘,心中千疮百孔。再遇其实是别离,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之后只愿各自安好,天涯不见。

 

 

--------------------------------------------------------------------------

 

 

深秋日暮,江上秋风瑟瑟,落日西斜,映得江面一片惨淡。

魏婴揣着手,站在渡口。

 

远处江面上划过一尾轻舟,破开粼粼水面。一人独自站在船头,江风烈烈吹起他的外袍,紫色的莲花和他的黑发纠缠。他侧身站着,在夕阳下茕茕孑立。

 

魏婴被他身后的太阳晃着眼睛,只看到带着柔光的一个剪影。

 

他掏出陈情凑到嘴边,吹出一曲折柳。

 

笛音本是轻灵,此刻带着浓厚的情绪,却低沉了起来,在风中呜咽着,送去一曲送别。

 

小舟不减速度,飞快向落日处掠去。魏婴盯着那个人,眼睛被垂暮日光刺出了眼泪。点点泪光折射的光晕和那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朦胧如同幻境。

 

铮——

 

一声剑鸣。

 

魏婴一顿,再度接上。

 

铮——

 

一人在岸吹笛相送,一人在船扣剑而和。一场无言的告别。

 

一曲终,铿锵之声骤停。只剩江风喑哑。

 

沉默中,魏婴目送小舟远去,消失在余晖之中。

 

陈情猩红的穗子垂下,在浮起的秋雾中微微湿润。

 

 

--------------------



评论 ( 5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