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惊雷

有点想搞事,发个引子,角色死亡预警


等我考完




------------------------------------------------------------


乌云漫天,风雨欲来。一扇破门被风吹的吱呀作响,沙土簌簌落下,整座破庙摇摇欲坠,朝不保夕。

 

那人从小道上来,孤身一人,一身黑衣,风尘仆仆,脸色压抑得好像天色。看见破庙也没什么犹豫,推门进去,要躲雨借宿。

 

一阵冷风夹着湿气洞开门扉,吹开罩在神像上的黄布,撩地篝火一跳一跳。火光打在慈祥的神像脸上反而多出几分诡异。那人赶紧堵上门,又是一阵敲敲打打。墙体侵蚀,砂石剥落,四周透风。黑衣人好生自嘲了一番,添了湿柴,拢了拢衣服,靠着供台案脚闭目养神。

 

夜色渐深,雨势渐大,破庙里的客人深陷噩梦之中。几道炫目闪电撕开夜幕,照得睡梦中人面上一片惨白,猛地睁开眼睛。那个从噩梦带进现实的名字脱口而出,瞬间淹没在铺天盖地的惊雷之中。

 

电闪雷鸣之际,雨势蓬勃。破庙中风声呜咽,鬼哭狼嚎。那人却怔怔坐着,盯着微弱的篝火,苍白清秀的脸上满是噩梦惊醒后的茫然。他身旁靠着两把剑,一把刻着古朴繁复的花纹,一把却是通体黑色。他伸手拿起古朴花纹的那把剑,手指划过剑鞘,缠枝莲花中刻着“三毒”二字。他手指流连在二字上,若有所思。

 

似是有所感应,剑身在剑鞘中轻吟一声。这一声轻吟唤回了他的神志,他看着剑,一副难以置信的狂喜的神色席卷而来,火光跳跃,面上竟隐隐显出癫狂。

 

他猛地摸上剑柄,运力一拔——

 

纹丝不动。

 

他一连几次,仍是毫无反应。仿佛刚刚一切不过是他的臆想。

 

他的表情冷了下去。破庙里气氛陡然压迫下来,甚至连屋外暴雨都不敢放肆,一时寂静无声,只有火苗战战兢兢,照亮黑衣人阴郁的神情。

 

忽的,他仰身一躺,倒在一堆干草上,捂脸笑了起来。笑出了眼泪。

 

他喃喃自语:真是不公平啊…不公平…明明你能拔出随便的,可我却拔不出三毒…….哈。

 

江澄,你,是不是还恨我……

 

无人应答。只有一室呜咽风声。

 

他抱着三毒,听着雨声,彻夜不眠。




--------------------------

先这样

评论 ( 6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