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惊雷 (中)

趁感觉还对的时候赶紧写。不是很多,下章结束。


追凌火葬场,不打tag了




修真界又起波澜,江家家主暴毙,夷陵老祖不知所踪,金小宗主弱冠承袭两家宗业,一时间连着金麟台都是风雨飘摇。

 

金凌带着江澄遗骸回到莲花坞,守灵七日后回金麟台,以金江两家家主之身下了第一道江湖令:

 

悬赏温宁头颅。

 

金江两家子弟自是全力以赴。或有暗中窥探,妄图渔利的修士,也想趟一趟浑水。也不知是哀兵必胜还是那温宁早已存了死志。一路修士浩浩荡荡地扫荡搜寻之际,温宁就这么简简单单露了面,毫无反抗地被俘获了去。

 

所以,当凶尸温宁被砍下四肢,锁住琵琶骨拖行至金麟台时,修仙界沸反盈天,齐聚金麟台,大有当年处决温氏姐弟的气势。

 

除却无甚变化的死物,周围一圈人的嘴脸又有什么不同。

 

金凌身着宗主袍服,外批一件孝服,坐在主位,脊背挺直,面若冰霜,神态举止有江澄七分神似。一众修士吵吵嚷嚷,要将温宁大卸八块,更有人提议追杀不见踪迹的夷陵老祖。小辈中受过温宁与魏婴恩惠的,夹在其中发出一两句辩驳,很快就被家长按了下去。蓝氏位列一侧,皆是沉默。

 

 

坐在主座上的金凌抬了抬手,人声渐渐安静下来。他起身按剑,看着肢体不全的温宁。

 

你还有什么话说。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一人承担。

 

温宁漆黑的瞳仁以落回眼眶,只看这张苍白的面孔,像是一个诺诺平凡的小公子。可就是这么个人畜无害的人物,几度发狂,杀了他父亲,害死他母亲,一掌洞穿他舅舅的身体,夺走了他唯一的亲人。

 

他家破人亡,无父无母,无亲无友。怪谁呢?怪命不好么。

 

为什么就不能任性而为,有仇报仇呢?

 

把他挫骨扬灰。金凌一字一顿说。

 

 

那日金麟台上的事传到魏婴耳中,已经是被嚼烂许久,又添油加醋编排起来的。事件中几位主人公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已经成了唾沫飞溅的说书人的新饭碗了。

 

魏婴知道金凌将温宁挫骨扬灰的事情时也不知该作何感想,甚至没有感到惊讶。好似他已经早早预料到了结局,如同悬空的一步终于重重踏在了地上。

 

那边说书的正说道,温氏余孽温愿在金麟台上当众人面叛出蓝家,交还抹额,欲救温宁。金凌与他割袍断义,废其一足,赶下金麟台。

 

魏婴的酒撒了一身。

 

他还是没想到金凌会决绝到这样的地步,舍弃一切,把自己打磨成一把伤人伤己的利刃。父辈间的仇恨终究是波及到了子辈。若是当初狠心见死不救,有多少事情会发生又不会发生?

 

家破人亡,无父无母,无亲无友。

 

当年的江澄,如今的金凌,蓝愿还有他自己。

 

怪命吗?还是该怪我呢?

 

 

江澄停尸七日,他跪在江家大门七日。没人愿意看他,也没人理他。蓝湛劝不动他,站在他身后陪着。

 

第七日金凌迈出大门,他扑过去,腿脚无力,攀住了金凌的衣袖——惨白的孝服。

 

金凌脸色苍白,望着他的眼神满是恨毒,

 

你做什么。想死吗。

 

不,不是…你先别让江澄下葬,我有办法…

 

有办法?让你拿那下三滥的东西对我舅舅?

 

金凌目眦尽裂,猛地甩开魏婴。

 

魏婴挡开蓝湛,紧紧抓住金凌的袖子

 

是金丹!金丹!那金丹里面有江澄的残魂!我,我会有办法的,金凌,就当,就当我求你…你信我一次!

 

信你?哈哈哈哈!

 

金凌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笑得魏婴脸上青白不定。

 

信你的那个现在就躺在里面。你怎么敢跟我说这种话?

 

不,不是的,金凌...

 

你走吧。那颗金丹你就留着吧。我舅舅什么都不欠你的了。你们两清。

 

你相信我,金凌…

 

魏无羡,你若再出现在我眼前,出现在莲花坞,没人能保你。

 

 

他和江澄一生两世,恩怨纠葛,缠缠绕绕的都融在这颗金丹。换来换去,这颗金丹带着江澄的残魂,落在了一付献舍而来的皮囊里。

 

代价太大了,魏婴想。江澄知道真相之后也是这种感觉吗。

 

当真是天道好轮回,终于是他魏婴尝这苦果了。

 

魏婴从一开始就知道,江澄回不来了。他纵是天纵奇才,也不能逆天改命,更不能起死回生。他上穷碧落下黄泉,终是一无所得,连这一缕残魂都快留不住了。这无穷无尽的旅途不过是一场漫长的吊唁,对江澄的,也是对他的。

 

他的人生,从江澄死亡的那一刻就结束了。


tbc


感受不到压力是因为有人帮你扛了。

希望我家金凌没了谁都可以过得好(不是的)


评论 ( 69 )
热度 ( 2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