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小甜饼1


自己给自己发糖,不是点梗!

努力日更中



魏婴和江澄上完晚自习,踏上车,一路风驰电掣。到了公寓楼下,停好了车,刷开门禁,搭电梯上楼。

 

江家住的高,电梯都要许久。两人进了电梯都不由得松了口气。

 

累了一天,江澄神色倦倦,靠着扶手,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杏眼。头发服帖,头顶暖光打下来,看着脸上毛绒绒的,又小又软。魏婴最喜欢看他这个样子,心里痒痒的,想逗逗他。

 

电梯间里面传来“咚”地一声响,似乎是撞到了什么。魏婴眼珠子一转,清清嗓子,开始表演,故意压低了声音说:“澄澄,你知道这里闹鬼吗?”

 

江澄翻了个白眼。

 

许是不在状态,那白眼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魏婴自说自话:“听说小区刚建好的时候,有人从电梯间掉下去过。据说刚掉下去的时候人没死,拼命敲电梯间的墙求救,结果新小区嘛,那一栋没什么人住,也没人听到,”

 

江澄听得有些在意,看了过来。

 

魏婴忍住笑,再接再厉:“等电梯工检修的时候,才发现电梯井里面有个死人!活活饿死的!”魏婴一惊一乍,凑近江澄,“那之后,那栋楼的人搭电梯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咚咚咚”的敲击声,就像…”

 

“咚”。

 

江澄一抖身子,吓得从墙边缩到魏婴旁边。魏婴笑得直抖。江澄这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

 

“魏无羡,你找死!”提脚要踹。

 

“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

 

两个人正闹着,电梯间传来一连串的“咚咚”声。硬是把两个人都吓定了。

 

“魏无羡!你——”江澄扭头瞪他,却见魏婴举着双手,一脸茫然,

 

“这次真的不是我……”

 

电梯的灯忽然灭了。

 

“啊!!!!”

 

 

江厌离正在厨房里炖汤,两个弟弟上课辛苦,她下厨给他们做宵夜。

 

门口一阵乱响,她探头出来看,两个弟弟跌跌撞撞地挤进来,好像后面有什么在追一样。气喘吁吁,一脸惊恐。

 

“阿澄,阿羡,你们怎么了?”

 

“没,没怎么…”

 

“是啊,没,没什么。好香啊,师姐,炖的什么呀。”

 

“排骨汤,快去洗洗手,来喝吧。”

 

“好,好嘞!”

 

魏婴一会儿就跟没事人一样,欢天喜地地拖着江澄洗手去了。

 

江厌离转身进了厨房,为弟弟盛汤,忍不住微笑:

 

“两个人这么大了还手牵手呀。”




来源实际

我是那个脑洞大瞎编鬼故事的

结果当然没这么温馨

被掐了,还被勒令护送她上下电梯🙈


评论 ( 11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