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狐仙惧内(上)


一时兴起,还没写完,明天补上


纪员外最近在城南盘下一间宅子。

 

老宅占地广。最最偏僻的地方有一座年久失修的小楼,藤蔓枝条攀附而上,缺了几块砖瓦,屋檐下搭着燕子窝,楼角挂着铜铃铛,风吹过发出清泠泠的响声。

 

因为地处偏僻,年久失修,这家人也没想着要翻修,也就留着一院子杂草陪着这座孤零零的小楼,反而多了几分野趣。

 

时间这么一长,倒是没什么人来这里了。

 

一夜月光散漫,星光惺忪。巡夜的是个新来的,打着哈欠,提着个灯,迷迷糊糊就走到了这人迹罕至的小院儿附近。没想到,那座空无一人的小楼上竟然透出点点火光,传来阵阵异香。

 

巡夜的还以为自己迷糊了,揉揉眼,却发现灯火闪烁间,几个影子映在窗户纸上,似乎是有人活动。立时哆哆嗦嗦地跑去叫人。不一会儿,小院门口就围了一小撮人,手举火把。众人见到楼上动静,认为是闹了贼,仗着人多,一边叫着“抓贼”,一边踹开屋门就要拿人。

 

谁知,这最前头的那人前脚还没占地,室内猛地一道风,直接把人抽了出去,甩上了大门。

 

楼内一男声夹着火气,“大晚上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觉了!!”

 

众人皆是一懵:见过嚣张的,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贼。

 

又一男声软语安慰:“阿澄莫要生气,小心身体,我去跟他们说。”

 

 

众人正茫然无措,紧闭的大门从里面被推开,霎时紧张起来。没想到,走出来却是位黑衣美青年。那手上拿的不是板斧,倒是柄折扇,慢悠悠地在这秋夜扇着凉风。

 

阿嚏——倒是有人替他冷。这年头贼都这么讲究了?

 

这厢两方对峙,黑衣青年风度翩翩的收了折扇,对着一群举着木棍火把的家丁们,施施然拱手道:

 

“在下云梦魏婴,携眷来此。内人喜静,想暂借小楼住上几日。是在下疏忽未曾及时知会,明日一定亲自递上拜贴,向员外赔罪。”

 

月光打在他侧脸上,一双桃花眼亮得惊人,带着点邪气。嘴角勾起:

 

“这么晚了,就不劳各位通传了,大家都早点歇着吧。”

 

说着“刷”地打开扇子。顿时一阵异香铺面而来。众人一时迷迷糊糊,竟是由得他回身进了屋子,关门还落了锁。

 

那——既然这么说了,就等明天吧。竟然就迷迷糊糊地散了。

 

人散了,小楼里面隐隐传出说话声,一个似乎是在埋怨,另一个声中含笑,话里说不尽的宠溺,正是之前那黑衣青年:

 

“叫你早早下几个隔离咒,你不肯,非要说沾沾人气儿,现在倒好,你就不怕那些人把你狐狸尾巴烧了——”

 

“阿澄你别生气,有我在你担心什么……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去会会他们。这事就交给我了。”

 

另一个说了些什么,又被安抚了下去。

 

渐渐地,说话声小了下去,只剩下隐约呢哝软语锁在小楼之内了。


---------------------------------------------------------



闹着玩写的

脑洞来自袁枚《子不语》里面同名的一篇

当时觉得特别可爱,私心给羡澄了(•̀ω•́)✧

评论 ( 23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