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狐仙惧内(中)

还是没打完🙈

澄澄没出场的一小小段



昨夜事发突然。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魏婴还当真提着礼物拜见员外去了。

 

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魏婴把员外一家,上到八十老太太,下到没换牙的稚子哄得服服帖帖,恨不得能跟魏婴当场认个亲。

 

再看那礼盒,一根小臂粗的野山参,参须根根分明,已经有了人形。若不是红线拴着怕是要遁地跑了。再一匣打开,却是一瓶丸药,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员外大手一挥收了礼物,大方地把小楼租了出去。自此,这两位不速之客就这么在小楼里安家落户了。

 

 

这两位来的时候着实是闹了一番动静,下人间议论纷纷,自是少不了好事者暗中观察。

 

不过也确实有些奇怪。这小楼年久失修的,莫说住人,不塌就不错了。可自从这两位住进来,这小楼确是一天比一天新:先是爬了满墙的爬藤被除了干净,龟裂的墙体也愈合了,楼顶一层崭新青瓦,连楼角挂着的铃铛都换了新的。燕子窝倒是还在。

 

表面上的变化外人都能瞧见,内里的变化就不得而知了。

 

话说回来,这魏公子那叫个受欢迎。 他本身长得极好,见人一副笑相,一双桃花眼好似长了钩子,一眼就看得人心魂荡漾。还会变点小戏法,逗得侍女咯咯笑,一会儿鲜花,一会儿朱钗,又是“姐姐”,又是“妹妹”,哄得这府里凡是个母的,见了他都是眉开眼笑。另一方面,魏公子出手阔绰,人没什么架子,吃喝玩乐样样都会,说起来头头是道,引得一众男丁肃然起敬。顺利收服了府里从上到下一众人等。

 

夜凉如水。小院中传来阵阵丝竹歌舞声,又有人咿咿呀呀的唱戏声从紧闭的大门传出来。一会儿是跨马上阵,一会是交颈厮磨,人影交错,皆被火光映在在了蒙纱小窗上。

 

可这小院进进出出的就只有那魏公子一人,连他内人都不怎么露面,哪里变出来那么一个戏班子?渐渐地,众人都觉得有些不对,暗自猜想这两位不知来历的住客怕不是普通人。

 

 

这时候,有老人家说了,这不是凡人,这是狐仙儿。

 

天地有灵,飞鸟走禽皆有灵性,都可修炼得道,这狐仙便是其中佼佼者,可化身成人,还占得一个“仙”字。按此地说法,狐狸本身就是祥瑞,狐仙进门是件喜事。大家放了心,更加欢喜这对狐仙夫妇。

 

 

这狐仙公子虽是个爱玩闹的,却极宠爱妻。那天若是夫人心情好,就陪夫人饮酒,吹个小曲儿,那笛音婉转,绕梁三日;若是那天夫人心情不好,打发他出去,他也乐呵呵地滚了,回来的时候还拎着几盒新鲜糕点,都是他夫人爱吃的。

 

整个宅子也不知是怎么,心大到没边儿。大家对狐仙夫妇说不上害怕,还有点好奇。小院门口常常有人“经过”,有些还会主动跟那位魏公子打招呼。

 

一日,那狐仙公子挽了袖子,一人蹲在院子里面拔起了草,忙的不亦乐乎。有侍女“经过”,好奇张望了会儿,不一会儿小院门口就聚起了人。一人大着胆子问;

 

“魏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呀?”

 

“我准备种池莲花。我家阿澄家里就有一大池的莲花,我怕他想家。”魏婴干起活来一点不含糊,边说边做,不一会儿就清出了一片地。

 

众女子掩口感叹,真是个痴情体贴的好男儿。

 

等等,种莲花? 这里没池子没水,难不成要现挖一个?

 

“这,魏公子,要不要我们来帮忙?” 众人皆应道。

 

“不了不了,多谢几位好意,”魏婴朝他们摆摆手,“我的一片心意,不好借他人之手,况且我怎么舍得各位姐姐弄脏了裙子呢——”

 

“咳咳——” 楼上传来两声咳嗽。

“阿澄,你醒了?你别动——我这就上来,你等我,”说着笑弯了一双桃花眼,“我媳妇叫我呢,少陪了。”忙着三步两步跑了进去。

 

一干人站在门口吹着凉风,莫名地觉得有点饱。



下章澄澄护夫

评论 ( 19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