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

双杰之所以会是个同道殊途最终背道而驰的结局,归根到底是性格不合。很多人在指责江澄心性不好时会拿他与魏无羡做对比,比着比着就会走上比惨的歪路,然后这场无意义的争吵就会以“江澄虽然惨但惨不过魏无羡,魏无羡性格还比江澄好,所以江澄就是有问题”的论断结束。

谁比谁惨的问题实在老生常谈了,双方理由都很充分我们就见仁见智了,只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我觉得魏无羡比江澄幸运很多。

他之所以幸运是因为他得到了许多不该他得到的东西。比如莲花邬这个家,比如江枫眠这个“父亲”,还有江厌离这个姐姐,虽然名义上这些人不是他的亲人,可是他分走了本属于江澄的一部分亲情,这是不容质疑的。
可以说魏无羡后来的一切都是江家给他的,而魏无羡对此心知肚明,他对此也充满感恩,非常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一切。无疑魏无羡是怀着感念长大的,江家上下没有人是亏欠他,他享受着本不该属于他的一切,心态好得不行。
所以他即使天资过人,却仍愿意屈居人下,向江家和江澄效忠,做未来家主的下属,纵使江澄天赋修为不如他,他也愿意屈居其下。

但江澄却不一样,魏无羡的到来与他而言即意味着得到,也意味着失去。他有姐姐,不缺手足,有妃妃小爱茉莉,他不缺玩伴,魏无羡于他而言,只是魏无羡本身。
换句话说,江澄对魏无羡的友情(重音)在理论上(重音)更加纯粹,更加无功利,因此他对魏无羡,在心态上完全可以更有恃无恐。用一个不恰当的类比,江澄对魏无羡,完全可以像《追风筝的人》里阿米尔对哈桑那样。

但是相反,江澄不但没有这样做,反而是追在魏无羡后面替他擦屁股,魏无羡愿意换丹给他,可江澄为魏无羡引开敌人的时候,一定是带着的是失去生命的觉悟去做的。对魏无羡,这么一个父亲下属的儿子,一个欠了自家莫大人情的人,换做谁都很难像江澄一样平等相待,更别说用生命去护着他了。

即使江澄因为魏无羡失去了很多他本应有的。魏无羡分走了本可以专属于江澄一个人的姐姐的关注,更别提江爹对魏无羡比对江澄还要好。江家能不能对魏无羡和江澄一碗水端平始终是个问题,而且我们还时时地忽略一个大前提,那就是他们的身份本来就是不平等的。

不仅如此,魏无羡在江家,无论是江爹虞夫人,还是江家的弟子客卿,他们总是用某些言行举止冷不丁地向江澄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不如魏无羡。而这对于一个孩子成长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江澄在成长中不断地失去对自我的认同感,反之魏无羡却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地建立认同感(即使他心里会对江澄感到愧疚,但这是不争的事实)。

无论是亲情还是自我认同感,我以上所说的这些都很难去量化,但我们必须承认的是,魏无羡的幸运,在客观上是建立在江澄的牺牲之上的。


虽然这些都不是魏无羡能够掌控的,但在性格逐渐成形的时期,魏无羡得到了他不该得到的,江澄失去了他本不该失去的。同样是心里创伤,魏无羡的心里创伤是狗留下的,而江澄的心里创伤是不爱他的父亲和总拿他与兄弟作比的强势的母亲。

怀抱着感恩长大的魏无羡,注定和一直被父亲忽视被母亲打压的江澄不同。失之我命得之我幸的心态造就了魏无羡的豁达。而江澄,是眼睁睁看着本该是自己的东西一点一点失去的,他的自负和自卑,他的抱残守缺,他的容不得失去和失败,可以说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了。

江澄最珍贵的品质就在于此,明明出身不同,可他对魏无羡的友情是平等的无功利的,即使会羡慕会不服,可他始终坦坦荡荡,明明有怨,但却无悔,看上去自负狭隘,可他分明包容了大部分人包容不了的人和事。像江澄这样的经历,就是典型的60分的父母60分的环境养出了一个90分的孩子。江澄没长歪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再不堪至少从来没伤害过别人没给别人制造过麻烦,从始至终他伤害过的人只有自己,撑死了再加一个受他不当的教育方式荼毒的金凌(虽然我觉得他比起江爹虞夫人强太多了)。

我始终认为,没有人有资格有立场站在道德高低上指责江澄。当然,如果在你小的时候,你爸爸把隔壁老王家的孩子小王抱过来养,对小王比对你还好,你妈天天说小王比你学习好,说你再努力也比不过小王,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p.s.只是一家之言,并不是想捧踩,请看到的宝宝不要曲解我的意思,也请想要在评论区留言的诸位慎言hhhhh

评论
热度 ( 8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