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大龄熊娃1

作者有毒系列。

想看江澄带孩子?好啊!

反套路小段子,自娱自乐。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短短短一更, 元宵节快乐呀>w<


以上。


--------------------------

江爸江妈结婚纪念浪去了国外,姐姐带着小外甥回婆家。整个家就剩下江澄和魏婴两个大龄留守儿童。

 

颓废的一天从下午开始。

 

江澄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醒来,浑身上下像生了锈,头疼得快耳鸣了。他把自己悬在床外的大半个身体挪了回来,坐在被子里放空了好一会儿,不知今夕何夕。

 

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瞄了一眼,跳了起来。

 

第一条是阿姐:阿澄阿羡,你们起床了吗?冰箱里还有吃得吗?记得吃早饭呀~

 

紧接着是虞夫人的隔着大洋和时差查岗:

 

虞夫人:起了吗?

 

十分钟后,

 

虞夫人:还没起?

 

紧接着一条视频通话申请。未能接通。

 

虞夫人:呵

 

时间显示两个小时前。

 

 

一个语气词生动形象地传达了虞夫人的心情,电磁波带着余威炸得江澄头皮一麻,瞬间就清醒了。

 

要凉。

 

江澄一溜儿爬起来,慌里慌张地被丢在地上的抱枕暗算,险些摔倒。

 

游戏机手柄,敞着空荡荡肚子的零食袋,歪七倒八的啤酒罐以及地上的碎渣。江澄看着一地狼藉起床气瞬间爆表,悲愤道:“魏无羡!!!”


 

 

家长不在,江澄和魏婴两个宅过得十分颓废惬意。昨天两人窝在江澄房间打了一天的游戏。最后一碗汤早早被两人瓜分后,一天三餐全靠零食。昨晚,魏婴很胆肥地拖出一箱啤酒,两个人喝着喝着就比起了酒量,然后就多了。

 

魏婴不知道醉没醉,至少看起来是很醉,抱着酒瓶子试图在江澄新换的被面上打个滚,直接被一脚踹了下去。

 

魏婴丧心病狂地耍起了酒疯,摊在地上抱着江澄大腿,又蹭又抱,大着舌头嚷;“澄澄你不爱我了!说好陪我看星星看月亮,叫人家小羡羡!现在翻脸不认人!可怜我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嘤嘤嘤~”

 

江澄;…….

 

他内心毫无波动并且冷笑一声,把摊在地上像死猪一样的魏婴连拖带踹的扔出房门,狠狠甩上了门。

 

魏婴不依不饶边拍边叫:“开门啊!你有胆子偷人没胆子开门吗?”

 

幸亏他们是独栋,不怕这戏精鬼哭狼嚎扰民坏他名节。

 

江澄也喝了不少,把那醉汉拖出去也花了一番力气,一头扎进柔软的被褥里,把脸埋在枕头里,有气无力:“滚!”对门外一个人的七嘴八舌充耳不闻。

 

门外渐渐没了声响,不知道那人是死了还是闹不动了还是自己爬回去了。而江澄则以一种诡异的的姿势昏了过去。

 

 

时间回到现在,江澄拎好裤子直接杀向魏婴房间,砸门:“魏无羡!狗日的快点起床!给你五分钟把那些垃圾收拾出去!不然我就收拾你!”

 

江澄停了一下,听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毫不客气地开门进去。

 

一张床中间鼓了一个包,看着是个人形,就是短的有点诡异。江澄冷笑一声,直接拉着被角用力一掀——

 

然后他愣住了。

 

魏婴不在床上。

 

床中间睡着个小孩,绻在一团衣服里。似乎是被他吵醒了,用肉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瓮声翁气地说:“哎呀,想看我的肉体直说嘛,搞什么偷袭呀澄澄——”

 

说道一半,似乎是哪里有点不对,奶娃子定睛看了看自己的手脚:“咦???!!!!!!!”

 

魏婴抬头与江澄面面相觑,一脸卧槽。

 

江澄沉默许久,终于爆发了:“臭不要脸的,你先把裤子穿上!!”

 

 

 

 

 

 

 

 

 


评论 ( 4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