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发刀虐人虐己

© 南屏 | Powered by LOFTER

大龄熊娃1

作者有毒系列。

想看江澄带孩子?好啊!

反套路小段子,自娱自乐。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短短短一更, 元宵节快乐呀>w<


以上。


--------------------------

江爸江妈结婚纪念浪去了国外,姐姐带着小外甥回婆家。整个家就剩下江澄和魏婴两个大龄留守儿童。


颓废的一天从下午开始。


江澄以一种诡异的姿势醒来,浑身上下像生了锈,头疼得快耳鸣了。他把自己悬在床外的大半个身体挪了回来,坐在被子里放空了好一会儿,不知今夕何夕。


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他瞄了一眼,跳了起来。...


小天使画的惊雷结局~

好开心被画了

江晓。:

画的是 @南屏 太太的文章《惊雷》里的片段,链接👉http://angela631.lofter.com/post/1ddf6949_11ded2fc
“万家灯火,关于落拓游侠的最后一场梦。”
祝大家元旦快乐(好想快点考完试然后和你们一起玩啊😭
因为画太大了图太糊所以截成几段,有小天使知道怎么完整地发出来请一定告诉我,万分感谢!!

狐仙惧内(完)

我终于写完了

要等我考完科目一再更新了🙈


纪仪庵有质库在西城中,一小楼为狐所据,夜恒闻其语声,然不为人害,久亦相安。一夜,楼上诟谇鞭笞声甚厉,群往听之。忽闻负痛疾呼曰:“楼下诸公皆当明理,世有妇挞夫者耶?”适中一人方为妇挞,面上爪痕犹未愈,众哄然一笑曰:“是固有之,不足为怪。”楼上群狐亦哄然一笑,其斗遂解。闻者无不绝倒...


狐仙惧内(下1)

认为一章能完的我太天真了。


一个人挖莲花池毕竟不现实,大家都等着看狐仙施法。可没想到这魏公子当真是一铲一铲勤勤恳恳做了一个多月的工,又是挖塘,又是种藕,又是引水,最后还不知从哪儿弄来几尾锦鲤,在一池清水中游得好不快活。


江澄本是搬了把小凳,坐在门口,嗑着瓜子晒太阳,时不时还把魏婴叫过来喂上一小把瓜子仁。见看热闹的人多了,皱皱眉,转身上了楼。倚在二楼栏杆处,一身紫衣颇为引人注目。


江澄不乐意被当个新奇物件,被人盯着看,皱了皱眉头,见魏婴一身泥水,正傻乎乎抬头看他,突然起了几丝促狭想法,靠着画栏就对着楼下勾唇笑了笑。他看着年纪不大,紫衣衬的一张...

狐仙惧内(中)

还是没打完🙈

澄澄没出场的一小小段


昨夜事发突然。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魏婴还当真提着礼物拜见员外去了。


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魏婴把员外一家,上到八十老太太,下到没换牙的稚子哄得服服帖帖,恨不得能跟魏婴当场认个亲。


再看那礼盒,一根小臂粗的野山参,参须根根分明,已经有了人形。若不是红线拴着怕是要遁地跑了。再一匣打开,却是一瓶丸药,延年益寿,强身健体。


员外大手一挥收了礼物,大方地把小楼租了出去。自此,这两位不速之客就这么在小楼里安家落户了。


这两位来的时候着实是闹了一番动静,下人间议论纷纷,自...

狐仙惧内(上)

一时兴起,还没写完,明天补上


纪员外最近在城南盘下一间宅子。


老宅占地广。最最偏僻的地方有一座年久失修的小楼,藤蔓枝条攀附而上,缺了几块砖瓦,屋檐下搭着燕子窝,楼角挂着铜铃铛,风吹过发出清泠泠的响声。


因为地处偏僻,年久失修,这家人也没想着要翻修,也就留着一院子杂草陪着这座孤零零的小楼,反而多了几分野趣。


时间这么一长,倒是没什么人来这里了。


一夜月光散漫,星光惺忪。巡夜的是个新来的,打着哈欠,提着个灯,迷迷糊糊就走到了这人迹罕至的小院儿附近。没想到,那座空无一人的小楼上竟然透出点点火光,传来阵阵异香。...


惊雷(下)

写得我好心累。


魏婴一向觉得自己乐天安命,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可从另一个角度何尝不是我行我素,不知悔改。直到铸成大错。才后知后觉。不论前因,单论后果,又有几桩事是如他所愿。


我知道错了,我在改。江澄,你知道吗?


金凌话虽说的决绝,却还是默许了魏婴带走三毒一事。希望对于绝境中的人是毒药,可有时候就算是毒药也会抢着咽下。


说到底不过一死。


江澄大葬之日,金凌扶柩十里,云梦满城缟素。


魏婴带着一颗金丹和三毒踏上漫漫旅程。西北大漠,南境毒瘴之地,东海仙岛,北境雪山。...

惊雷 (中)

趁感觉还对的时候赶紧写。不是很多,下章结束。


追凌火葬场,不打tag了


修真界又起波澜,江家家主暴毙,夷陵老祖不知所踪,金小宗主弱冠承袭两家宗业,一时间连着金麟台都是风雨飘摇。


金凌带着江澄遗骸回到莲花坞,守灵七日后回金麟台,以金江两家家主之身下了第一道江湖令:


悬赏温宁头颅。


金江两家子弟自是全力以赴。或有暗中窥探,妄图渔利的修士,也想趟一趟浑水。也不知是哀兵必胜还是那温宁早已存了死志。一路修士浩浩荡荡地扫荡搜寻之际,温宁就这么简简单单露了面,毫无反抗地被俘获了去。


所以,当凶尸温宁被砍下四肢,锁住琵...

惊雷(上)

妥妥的be,角色死亡。


乌云漫天,风雨欲来。一扇破门被风吹的吱呀作响,沙土簌簌落下,整座破庙摇摇欲坠,朝不保夕。


那人从小道上来,孤身一人,一身黑衣,风尘仆仆,脸色压抑得好像天色。看见破庙也没什么犹豫,推门进去,要躲雨借宿。


一阵冷风夹着湿气洞开门扉,吹开罩在神像上的黄布,撩地篝火一跳一跳。火光打在慈祥的神像脸上反而多出几分诡异。那人赶紧堵上门,又是一阵敲敲打打。墙体侵蚀,砂石剥落,四周透风。黑衣人好生自嘲了一番,添了湿柴,拢了拢衣服,靠着供台案脚闭目养神。


夜色渐深,雨势渐大,破庙里的客人深陷噩梦之中。几道炫目闪电撕开夜幕,...

惊雷

有点想搞事,发个引子,角色死亡预警


等我考完


------------------------------------------------------------


乌云漫天,风雨欲来。一扇破门被风吹的吱呀作响,沙土簌簌落下,整座破庙摇摇欲坠,朝不保夕。


那人从小道上来,孤身一人,一身黑衣,风尘仆仆,脸色压抑得好像天色。看见破庙也没什么犹豫,推门进去,要躲雨借宿。


一阵冷风夹着湿气洞开门扉,吹开罩在神像上的黄布,撩地篝火一跳一跳。火光打在慈祥的神像脸上反而多出几分诡异。那人赶紧堵上门,又是一阵敲敲打打。墙体侵蚀,砂石剥落,四周透风...

1 / 2